六零文學 > 穿越小說 > 明天下 > 第五十章 頂風犯案
  第五十章頂風犯案

  “你弟弟去了明月樓能干什么?”

  “他只能當小廝,如果年歲再大一點長得再俊秀一些”

  “明白了,我是說他現在能做什么?”

  “七歲的男娃,只能在后廚幫忙,以前有我在,媽媽多少看在我的顏面上會給他一口飽飯吃現在現在我不在他怎么活啊。”

  云昭松了一口氣道:“對你那個媽媽來說,你弟弟其實就是一個拖油瓶是不是?”

  錢多多咬咬牙道:“是這樣的,這些年為了我弟弟,我拼命地學琴,學笛子,學跳舞,學廚藝,學妝容,學狐媚男人的本事,就是想成為媽媽手中最重要的臺柱子,也只有這樣,才能幫我弟弟脫離苦海。”

  云昭苦笑道;“這么說,你其實不愿意被人拯救是吧?”

  錢多多木然道:“如果我們姐弟兩一起獲救自然是愿意的,我也曾想過有一位蓋世英雄踩著五彩祥云來救我們姐弟,如果有這樣的人,我愿意一輩子伺候他,一輩子守在他身邊,無怨無悔。”

  “這就是你喜歡孫猴子的原因?”

  “是啊!他是一個大英雄!”

  “你看我這樣的成不成?”

  “你長得像豬八戒,如果能救我們姐弟,我一樣把你當大英雄看,哪怕你是一頭豬!”

  云昭木然的點點頭,這個答案對他來說并不算是意外。

  “猛叔,能在明月樓放一把火嗎?不知不覺的那種!”

  云猛點點頭道:“可行,只要有硫磺,火藥就成。”

  “這些東西你們有嗎?”

  云猛看看云豹,云豹從腰上的革囊里掏出一把黑色粉末,云昭看了一下道:“黑火藥?”

  云虎道:“這是阿豹的絕招,他本來給自己起名叫做噴火豹子,后來猛哥覺得太招搖,會讓人家防備,就沒讓用。”

  云昭抬頭看看天上的大太陽淡淡的道:“那就一把火少了明月樓,注意一下,莫要燒的太快,給樓里面的人一點逃生的時間,我們趁亂弄走錢多多的弟弟,對了,你弟弟叫什么名字?”

  “錢少少!”錢多多回答的非常快,看樣子,這名字是她思考了良久的產物。

  “你不害怕?放火可是殺頭的大罪,尤其是在城里!”

  云猛認真的看著云昭道。

  云昭無所謂的攤攤手道:“我遲早是要當賊寇的,先練練手吧。”

  一行人從面館走到明月樓的時候,偷偷看過正在干雜活的錢少少的模樣,云昭已經有了想法,如果選擇人少的偏樓,得手很容易,而一根香就能延遲點火的時間,就能制造完美的不在場證據。

  所以,云昭帶著一群人就去了明月樓對面的茶館聽人說書。

  錢多多戴上了兜帽,云昭一副富家公子的裝扮,帶著家里的姐妹們來偷偷聽說書,對茶館跟說書人來說算不得什么。

  因此,掌柜的還非常有眼色的將云昭一行人送到了雅間,在這里不僅僅能看到說書人說書,還能不被別人看見。

  云猛,云虎,云豹三個人自然是這一對富家姐弟的從人,這樣的人掌柜的見多了。

  茶點送上來之后,云昭發現云猛三人似乎很緊張,錢多多卻表現的極為鎮定,喝茶,吃點心,嗑瓜子都慢條斯理的,比云昭這個真正的富家少爺還要顯得有教養。

  今日說的書卻是三國演義中的第四回:廢漢帝陳留踐位謀董賊孟德獻刀。

  說書人講的很是精彩,以至于讓云昭幾乎忘記了放火的事情。

  云豹不知什么時候回來了,站在云猛身后也漸漸融入了聽書的人群中。

  只有錢多多事多,短短時間里要云豹他們跟掌柜的要了三份點心跟果子。

  聽到曹操騎著董卓的快馬離開長安之后,云昭笑道:“此一去,就好比蛟龍入海!”

  錢多多笑道:“是大英雄必然有隨機應變的手段,如果沒有這份急智,曹孟德恐怕也只能成為越騎校尉伍孚第二。”

  云昭想了一下道:“看來啊,一個人如果想要成大事,就要當機立斷,否則會被敵人所趁。

  錢多多,你就不擔心你弟弟的安危嗎?畢竟,這是一場大火。”

  錢多多咬著牙道:“如果我弟弟連這一關都過不去,以后還怎么長大成人?”

  “你在賭你弟弟的運氣?”

  錢多多粲然一笑道:“人活著卻是是需要一點運氣的。”

  云昭沒來由的想到生命之初數億大軍奮勇爭先的模樣,就由衷的贊嘆了錢多多話里的道理。

  一節書聽完了,云豹呼喚說書人進來,云昭跟錢多多一人賞賜了說書書人十個錢,還夸贊了他書說得好,等說書人離開之后,錢多多看著云昭的眼睛道:“到時候了吧?”

  云豹輕聲道:“我預留了半柱香的時間,該差不多了。”

  云昭道:“火起之后,你們就去外邊尋找錢少少,剛才你們已經看過他的模樣了。”

  說罷,提起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又道:“其實呢,大火燒起來后,西安城里有人哭,也會有人笑,只可惜笑的不是我們,以后再要干這種事的時候,我們就要從中發一筆財才好。”

  云猛搖頭道:“趁火打劫乃是鼠輩們干的事情!”

  云昭道:“一處地方被燒毀了,很可能馬上就要重建,尤其是明月樓這種財雄勢大,久負盛名的地方更是如此。

  我們要做好重建明月樓的準備,這是一筆生意,不是趁火打劫。”

  就在其余四人驚恐的看著云昭的時候,茶館對面忽然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大呼“救火啊!”

  茶舍中的客人正在優哉游哉的喝茶,猛地聽到這一聲大喊,一個個快速的向外奔跑。

  而云猛,云豹,云虎三人已經搶先跑了出去。

  云昭,錢多多自然留在最后才出了雅間,下了樓梯之后,云昭還好心的將悲苦的茶館老板攙扶起來,噓寒問暖之后,大方的結清了茶水錢,這讓茶館掌柜的感激涕零。

  滿滿一屋子喝茶的人,付清費用的人只有這一對小小的男女。

  出門一看,火勢不算太大,僅僅是一座偏樓著火了,此時正是中午時分,明月樓里的漂亮娘子們一個個穿著褻衣抖抖索索的站在路上,一個肥胖得老鴇子正跳著腳指揮一群仆役伙計們提水救火。

  云昭瞅瞅錢多多,即便是隔著兜帽上的面紗,也能感受到她此時的目光似乎是帶著火的。

  “如果,你現在有一柄短弩,就可以神不知鬼覺得殺了這個老妖婆。”

  “你有短弩嗎?”

  “還沒有,不過,以后會有的。”

  “好,到時候你要教我用這東西!”

  “這是自然,我們以后是要當強盜的人,如何能不知道怎么使用武器?”

  “為什么是我們?”錢多多即便此時正在眼觀六路的尋找自己的弟弟,依舊覺察出云昭說的話好像不對。

  “從你走進云氏的那一天,你就已經是強盜了,這是大環境改變個人命運的一個很經典的路子。”

  正在幫忙救火的云猛把一個拖著水桶擋別人救火的小子丟了出去,自己一只手提著水桶勇猛的向撲了上去,引起老鴇子大聲叫好。

  “你弟弟被救出來了,你要不要回去安撫一下你弟弟?”

  “不用了,我要看大火!”

  “這場大火可能要熄滅了,沒有熱鬧場面看。”

  “不一定!”

  云昭驚訝的看著錢多多。

  “偏樓邊上的庫房里有一桶燈油”

  “咦?你不是被人賣到長安來的么?怎么對這個地方這么熟悉?”

  錢多多瞅著偏樓上的火焰即將熄滅,而偏樓邊上的小房子上的火焰開始變得明亮之后,美麗的小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笑意。

  “燈油是我放進去的,我在那個小樓度過一個可怕的夜晚,然后就生出了同歸于盡的打算,后來想到我弟弟,就放棄了。”

  云昭溫柔地拉起錢多多的小手道:“忘了吧,正好今天一把火燒個干凈!”

  錢多多第一次溫柔地看著云昭道:“是被梁媽媽欺負的,那一刻,我覺得我不是人,是一只被人查來驗去的畜生。”

  “那也忘了它,以后你是一只強盜,只有我們欺負別人的份,沒有人可以欺負我們。”

  錢多多點點頭道:“好,我以后就當強盜,哪怕被人砍頭也不后悔!”

  云昭笑道:“我們要極力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被人砍頭絕不是我們的終極目標!”
金博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