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正版修仙 > 第1112章 證據這東西還怕沒有么?

第1112章 證據這東西還怕沒有么?

  “你知道他們的底細嗎?”

  “底細自然知曉,但那根本無關大局,因為他們兩人都是有動機,并且有足夠的魄力敢于干出這種事來的。”

  白雪晴時皺眉道:“便如這武驚天,原名武富貴”

  蘇閑打斷道:“等等,你是說武驚天不是原名?”

  “多稀罕出生的時候就叫這名字,不怕長大過程中被人活活打死么?”

  白雪晴時鄙夷道:“不過是小人得志,長大之后覺得富貴這個名字配不上自己了,所以才改名叫武驚天哼,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當著他的面叫他一聲武富貴,看他應是不應。”

  “哦。”

  蘇閑心道原來如此,難怪但凡大俠,名字基本上都是吊炸天,叫富貴狗蛋的基本上都只能是跑龍套的感情是因為大俠成名之前,也很可能是富貴狗蛋,只是成名之后,就可以改名了。

  “你聽我說,別插我嘴行嗎。”

  白雪晴時瞪了蘇閑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自稱拋下了皇帝的職階,她整個人也變的活潑了許多。

  她說道:“武富貴原本不過是個富家子弟,后來他家長工的兒子因為有習武天賦被人看中,他便伙同其父親殺了那長工一家,而后冒充長工的兒子加入了當時的血焱宗,后來成為血焱宗的核心弟子,提升到武世,而后人生仿佛作弊一般,一路修為突飛猛進,成為了如今的武世之主,而據我等的判斷,他應該是修煉了血焱宗的秘法噬靈大法!以噬吃他人精元來提升自身修為,說白了,就是吃人,所以他的修為精深不說,性格更是陰險毒辣,你若看他那爽朗的樣子信了他,早晚有天會被他給生生吃掉這等人,自然有襲擊你的理由。”

  “那烈燃雷呢?”

  “烈燃雷來歷簡單了許多,平時都是性如烈火,乍乍呼呼,但細細查探他過往的人生,你就會發現,他看似沒有心機,但無論遇到什么事情,他都從來都沒有吃過虧一個性如烈火,喜歡沖到最前的人,結果卻總是最大的利益獲得者,你能想象這人到底有多精明嗎?所以他冒充武驚天偷襲你,也不是沒有可能。”

  “所以你也不知道到底是誰。”

  “不知道,但從兩人中找出一個不難,實在找不到,咱們自己制作證據就是了!反正就算冤枉了,另外一個人做賊心虛,未必會出來幫他說話的。”

  白雪晴時倒是相當光棍。

  “或者,等風廣忌出關,也許能查出來也說不定,他那么精明,但他的屬下人未必有那么精明。”

  蘇閑若有所思道。

  “不錯,但眼下不是顧忌這些的時候,最需要顧忌的,其實反而是水月卿的挑戰!”

  白雪晴時死死盯著蘇閑,道:“你的目的,我的目的,都在這一戰若我們不能獲勝,到時候,就算抓住了那襲擊聯盟之人,也沒什么意義。”

  蘇閑點頭,說道:“我明白,所以你特地叫我出來,就是讓我多多看書?”

  “不錯。”

  白雪晴時正色道:“大家都很關注你的這場戰斗,所以,別讓大家失望。”

  “有些人注定失望了。”

  蘇閑若有所指的說道。

  “希望如此,言盡于此,你自己多多注意吧。”

  白雪晴時對著南宮采薇點了點頭,兩人一同飄飛而起,向著遠處飛去。

  顯然,話題到此,告一段落。

  而剛剛飛起,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微笑道:“對了,我聽道卿說起,說你此來還有一個目的,是找到你的母親與戀人,你放心武世斗宗之人雖然皆不可信,但帝國在他們境內還是有不少力量的,我已經派出了所有的眼線,只要她們是在帝國之內,到時候,就一定能給你找出來。”

  蘇閑點頭,道:“多謝。”

  “客氣,這也算是給你的一點誠意吧,算做咱們兩個合作的贈禮。”

  說罷,南宮采薇帶著白雪晴時,向著不夜宮的方向飛去。

  留下蘇閑站在原地。

  片刻之后,他忍不住嘆了口氣,嘆道:“這老東西”

  果然,這些老東西沒一個好東西啊。

  道天行明面上跟自己哥倆好,一副我挺你的姿態,可背地里,自己所有的信息,身份連帶著目的等等等等,都被抖摟出去了。

  不過這一次

  看來,這場戰斗,還真的是非贏不可了。

  他轉身,也不飛行,就那么向著大鴻臚寺方向慢慢走去。

  反正夜色靜謐,也無事可做,正好散步了。

  而與此同時。

  遠在數百光年之外的一顆星球。

  靈氣充裕之地。

  山洞里,靈氣奔騰,如狂風暴雨,激蕩不絕,往日里溫和的靈氣如今卻仿佛變做最為暴躁的火焰,暴躁的要焚燒盡世間的萬物。

  “哈哈哈哈”

  突的,山洞內響起了一聲暢快的大笑聲。

  “合該我風廣忌今日里突破元嬰,成就大道!”

  伴隨著轟然的巨響。

  山洞至此徹底崩離解析,一道人影直直沖天而起,聲勢駭人。

  卻是一名胡須邋遢的中年漢子,臉上帶著興奮的笑容,仰天大笑,而伴隨著他的笑聲,周遭的靈氣亦隨之鼓蕩不休。

  他大笑道:“哈哈哈哈,我風廣忌如今已是元嬰修士,從今日里,再無人可讓我風廣忌卑躬屈膝,再無人可指使于我,我風廣忌,便是額”

  笑聲戛然而止。

  他死死的盯著對面那正靜靜立在那里的兩名老者。

  任憑周遭靈氣再如何洶涌,卻始終影響不得這兩人身周方寸之地。

  甚至于

  若非他們主動現出身形的話,說不得自己根本就沒辦法發現他們的蹤跡。

  “那那個”

  他臉上露出了些微尷尬神色,剛剛自己的神態豈非正被眾人給

  本來挺直的腰桿忍不住又略微的彎了起來。

  他干笑道:“兩位前輩尋晚輩所為何事?”

  道一衍微笑道:“我等乃是道域四圣之二的道一衍和道鴻坤,特來請問道友一件事情。”

  “道道域四圣?”

  風廣忌本來略微彎曲的腰桿彎的更狠了。

  臉上也不自覺的,帶上了幾分驚懼之色,四圣來二,莫非是有什么天大的壞事不成?
金博下载